别克GL8车友群微信群,欢迎大家加入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别克


  别克旗下包括众多知名车型:英朗、君威、君越,GL8及雷昂达,昂科雷,昂科拉等。别克在美国的汽车历史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,它是美国通用汽车公司的一大台柱,带动了整个汽车工业水平的进步,并成为其他汽车公司追随的榜样。
  别克汽车的创始人大卫·别克(David Buick)在1899年前就开始研制汽油发动机,并于1900年研制出第二辆汽车,但直至1904年别克汽车公司才正式成立。该公司以技术先进著称,曾首创顶置气门、转向信号灯、染色玻璃、自动变速器等先进技术。
  俗话说,人上一百,形形色色,啥人都有,玩论坛有一段时间了,体会多多,感触多多,下面我就来谈谈论坛的朋友究竟能走多远?
  1:玩论坛的朋友不同与QQ和语音聊天室的朋友,在论坛是文字的交流观点和看法,而且和QQ不一样的是论坛你的观点和看法,文章就放在那里,朋友们来了随时可以发表看法,和同老朋友叙旧。而且在论坛写文章需要的是静下心来写,才能心有所思的写出好文章。
  2:论坛虽然为大家提供的是虚拟的交流平台,但是确实给人一个说真话的环境,因为你少了很多的担忧,当然也给了人说假话的环境,和给了人泄愤的环境,但是在论坛说假话完全没有必要,因为说假话的后果是害人又害己,不能说的就不说是你的权力;在论坛适当的泄愤是可以的,但是吵架完全是在浪费时间,什么事都有个度,过了就不好了,所以玩论坛玩得好的人大多是喜欢静静的写文章和向新朋友问好,向老朋友叙旧的,他们所追求的是一种心情,一种开心。
  3:在论坛网恋也好,牵挂也罢,最主要是自己该如何去把握,如何去做才是对的,标准不一样,每个人的情况也不一样,所以不能绝对的去说对与不对,以句话在真诚的基础上,适合自己的就是对的。
  4:作为河南车友会一员的我,肯定要从网络走到现实中去的,我和车友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交流,需要的是一起寻找那种自驾游和FB的乐趣,而且也真正的走到现实中去了。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团队精神,什么是理解和交流。
  5:论坛的朋友该不该见面,只有自己把握了,但是最好不要有金钱的来往,我们车友会的朋友出去玩是严格AA制的,在洛阳也和美食的朋友一起玩过,都是AA制的,AA制的最大好处是大家在一种公平的基础上去交流的。
  6:昨晚和洛阳的车友及美食的朋友活动完后,开车送一位网友回家,她家就在我家的旁边,她当时说了一句话,如果不是因为网络我们可能一辈子也不会在一起FB。。。。。。
  我希望论坛的所有朋友都走得更远,但是究竟能走多远一是靠信任,二是靠自己把握,三是靠你自己和朋友有走得更远的需要。
  昨晚和网友FB后心情随笔,祝所有网友开心和幸福!!!
  俗话说,人上一百,形形色色,啥人都有,玩论坛有一段时间了,体会多多,感触多多,下面我就来谈谈论坛的朋友究竟能走多远?
  1:玩论坛的朋友不同与QQ和语音聊天室的朋友,在论坛是文字的交流观点和看法,而且和QQ不一样的是论坛你的观点和看法,文章就放在那里,朋友们来了随时可以发表看法,和同老朋友叙旧。而且在论坛写文章需要的是静下心来写,才能心有所思的写出好文章。
  2:论坛虽然为大家提供的是虚拟的交流平台,但是确实给人一个说真话的环境,因为你少了很多的担忧,当然也给了人说假话的环境,和给了人泄愤的环境,但是在论坛说假话完全没有必要,因为说假话的后果是害人又害己,不能说的就不说是你的权力;在论坛适当的泄愤是可以的,但是吵架完全是在浪费时间,什么事都有个度,过了就不好了,所以玩论坛玩得好的人大多是喜欢静静的写文章和向新朋友问好,向老朋友叙旧的,他们所追求的是一种心情,一种开心。
  我在越南时听说了这个故事。
  不知是什么军事目的,几发迫击炮弹突然落在一个小村庄里一所由传教士创办的孤儿院里。传教士和一两名儿童当场被炸死,还有几名儿童受了伤,其中有一个小姑娘,大约八岁。
  村里人立刻向附近的小镇要求紧急医护救援,这个小镇和美军有通讯联系。终于,美国海军的一名医生和护士带着救护用品乘着吉普车赶到了。经过查看,他们确认这个小姑娘伤的最严重,如果不立刻抢救,她就会因为休克和流血过多而死去。
  输血迫在眉睫,但得有一个与她血型相同的献血者。经过迅速验血表明,两名美国人都不具有她的血型,但几名未受伤的孤儿却可以给她输血。
  医生用掺和着英语的越南语,护士讲着仅相当于高中水平的法语,加上临时编出来的大量手势,他们竭力想让他们幼小而惊恐的听众知道,如果他们不能补足这个小姑娘失去的血,她一定会死去。
  他们询问是否有人愿意献血。他们的要求只得到一阵沉默。每个人都睁大眼睛迷惑地望着他们。过了一会一只小手缓慢而颤抖地举了起来,但忽然又放下了,然后又一次举起来。
  “噢,谢谢你。”护士用法语说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“恒。”
  叫恒的小男孩很快躺在草垫上,他的胳膊被酒精擦拭以后,一根针扎进他的血管。
  输血过程中,恒一动不动,一句话也不说。
  过了一会,他忽然抽泣了一下,全身颤抖。并迅速用一只手捂住了脸。
  “疼吗?恒?”医生问道。恒摇摇头,但一会儿,他又开始呜咽,并再一次试图用手掩盖他的痛苦。医生又问他是否针刺痛了他,他又摇了摇头。
  医疗队感到有点担心,觉得显然有点不对头。就在此刻,一名越南护士赶来援助。她看见小男孩痛苦的样子,用极快的越语向他询问,听完他的回答,护士用轻柔的声音安慰他。顷刻之后,他停止了哭泣,用疑惑的目光看着那位越南护士。护士向他点点头,一种消除了顾虑与痛苦的释然表情立刻浮现在他的脸上。
  越南护士轻声对两位美国人说:“他以为自己就要死了,他误会了你们的意思。他认为你们让他把所有的鲜血都给那个小姑娘,以便让她活下来。”
  “但是他为什么愿意这样做呢?”海军护士问。
  这位越南护士转身问这个小男孩:“你为什么愿意这样做呢?”
  小男孩只回答:“她是我的朋友。”
  我想,没有人奉献的爱比这更伟大的了---他为了一个朋友愿意献出自己的生命。
  窗外,斜风细雨交织着黄昏,街灯下,朦胧中看得见远处的几把小伞在雨中摇曳。南国的雨季就这样悄悄来临。
  儿时,并不喜欢这样阴雨绵绵的天气。只因孩童时的许多游戏,都会被放弃在这讨厌的雨里。但随着我们的慢慢长大,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渐渐喜欢上了雨季,也渐渐的体会到雨的多情,读懂雨的美丽。
  在雨夜翻开影集,不经意又看到了他。我们在雨中相遇,也在雨中别离。这样的雨夜又牵起了过往的记忆。
  那是一个下着绵绵细雨的春季。他经亲戚介绍来到了我工作的一家工艺厂工作。由于我工作比较熟练的缘故,老板便要我教他如何装配产品。刚巧那天厂门口的一所学校正举行落成庆典,非常热闹,老板便说:“暂且休息,看热闹去。”哇,大伙儿乐呆了!所有工人都放下手上的工作挤出了厂门,挤到观礼的人群中去。我也连跑带跳,挤到人群中。
  天公不作美,典礼只举行到一半,雨骤然大起来,好多人都跑回去取雨具。我正准备要回厂拿雨具,他撑着伞微笑着向我走过来说:“到我伞下来吧!”“谢谢!你叫什么名字?”我笑着问。“我叫昂,你呢?”他问我说。“我叫刚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于是,我便在他的伞下和他一起看完了典礼。自这件事后,我们便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。
  有一天,他问我晚上有没有空,我说:“有事吗?”他笑着说:“今天是我的生日,我邀请了一些好朋友到我家里去庆祝,希望你也能来。”参加朋友的生日聚会,我还是第一次,所以我也欣然答应了。
  晚上,我精心挑选好了生日礼物,准时到达昂的家。参加生日聚会的人还真不少,昂都一一给我作了介绍。生日聚会八点开始,吃完了蛋糕昂便提议玩“击鼓传花”的游戏,谁被传到就得唱一首歌献给“小寿星”。大家都拍手赞成。
  唱歌我倒也不怕,只是在这么多陌生人面前高歌,还从没有过。心中有些慌乱,暗暗祈祷鼓声不要在我身上停下。可偏偏事情就这么凑巧,我成了第一个“献歌”的人。没办法,只好硬着头皮唱起了一曲《真我的风采》,意外的是我唱完,竟然赢来了阵阵掌声。刹时我脸耳通红,还好那晚只开了些彩灯,灯光昏暗别人不易注意到。
  我们都玩得很开心。最后昂以一曲《谢谢你的爱》结束了生日聚会。自此之后,我和昂的友情更进了一步。我们一起晨运打球,一起吃早餐上班,操场上、小食店都留下了我们的愉快笑声。
  又是一个下雨的早晨,雨下得特别大,好似要诉说些什么似的。快九点了,昂还没有来上班。我惴测着他可能忘了时间还没起床,或是有事没法来上班了。
  到了九点多,昂来了,我开玩笑地对他说:“这么迟才来,不怕被老板炒鱿鱼吗?”昂说:“我是来辞工的,顺便也向你辞行。我今晚便要去深圳那边帮我伯父打理生意了!”噢,天呀!事情来得这么突然我还真有点接受不了。
  我心中真的很舍不得他走,但我却说不出一个留下他的理由。只对他说:“有空多联系吧!”雨似乎也懂得我此刻的心情,倾泻着,咆哮着。临走,昂对我说:“真正的友谊是不会随年月和距离的阻隔而改变的,我会永远记住你这位朋友。”
  后来我收到昂给我的一封信,随信也附上了他在深圳的照片。他说:“真正的友情会在心中永存!”而我只在心中默默保存着那一份感动。
  窗外,雨仍下个不休,潇潇雨夜,灯下的故事,对他的思念,油然而生……